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找租房 >

专访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加大科技投入赋能数字化转型 持续扩

发布时间:2022-06-19

  原标题:专访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加大科技投入赋能数字化转型 持续扩充金融科技高端人才

  银行是资金高频流动的行业,保障资金交易信息的安全是重中之重,这也决定了银行是一个需要高科技力量支撑的行业。

  有着“宇宙行”之称的工商银行管理着超37万亿的各类金融资产,客户存款规模超27万亿元,向全球超960万公司客户和7亿个人客户提供各类金融产品和服务。无论是银行业务移动化、数字化发展转型的需要,还是应对复杂多变外部安全冲击的需要,都离不开对科技能力建设的巨大投入,这从近年来银行业不断提升IT人才招聘比例就可管窥一斑。据工行2021年年报披露,2021年工行金融科技投入259.87亿元,2021年末金融科技人员3.5万人,占全行员工的8.1%。

  “近年来,工行面向高校打造了‘科技菁英’专项招聘计划,逐年加大力度,目前总分行本部新招聘的人员中,具有理工及IT专业背景人员的占比达到40%。”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近日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

  证券时报:在数字化转型,打造“数字工行”的过程中,金融科技发挥怎样的作用?请举例介绍下。

  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近年来,工行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引领改革创新的“总抓手”,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工行按照“科技驱动、价值创造”的工作思路,充分发挥金融科技的“杠杆”作用和“乘数”效应,实施智慧银行开放生态建设工程(ECOS),为“数字工行”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2021年底,我们又成立了金融科技与数字化发展委员会,健全数字化转型企业级统筹协调机制,同时研究制定了《深化数字化转型总体方案》,明确了“数字工行”的建设目标和布局安排。

  今年年初, ECOS项目获得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科技发展奖的最高奖项“特等奖”。该系统主要有以下特点:

  一是实现传统单一核心银行系统向去核心化开放生态银行系统的代际跃升。工行提出了一套方法论体系——“生态级业务架构建模及落地方法”,构建113个业务能力单元、1000余项数据服务、70000多个IT服务。此外,工行还打造了业界领先、规模最大的开放生态体系,对接2万余家合作伙伴、共建2000多个行业应用场景。

  二是实现了从传统集中式向全分布式转型突破。工行搭建了全球银行业规模最大的企业级云计算平台,同业体系最全、应用最广的分布式技术体系,在大型银行中率先通过全面分布式架构承载主要业务系统运行,日均服务调用量超过120亿次。

  三是实施了全球银行业规模最大的主机业务下移。银行业务系统具有高可靠性、高数据一致性的特点,传统上大型银行一般基于国外大型主机实现,近年来面临着技术体系难以适应新形势需要、对开放生态建设支撑不足的共性问题。近年来,工行投入大量资源集中攻关,体系性推动主机业务下移,基于“云计算+分布式”开放技术底座,安全平稳的承载了7亿个人客户、960万对公客户、10亿借记卡账户服务,突破传统主机架构性能上限,有效支撑了开放生态体系下灵活创新的需要,实现了大型银行主机架构转型的重大突破。

  四是构建了全域、全要素大数据驱动的经营管理体系,开创了银行经营模式智能化转型的新范式,全面赋能客户服务、产品创新、风险防控、业务运营等方面的智能化转型。

  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我们在2019年就成立了金融科技研究院,组建了近600人的专职前沿技术研究团队,紧盯全球新技术发展动,开展新技术创新研究应用,打造了金融云、大数据、区块链、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PA)等一系列自主创新的企业级技术平台。

  例如,建成了全球银行业规模最大、业务场景全覆盖的金融云平台,实现了11万节点和23万容器的自动化集约化管理,搭建了同业体系最全、应用最广的分布式技术体系,日均服务调用量超过120亿次,在大型银行中率先通过全面分布式架构承载主要业务系统运行。

  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防篡改、易追溯等特性提升风控管理水平,在资金管理、贸易金融、供应链金融、民生溯源等领域近40个场景落地应用,已为超过1400家机构、3.8万家企业提供区块链服务,链上交易金额达6700多亿元。

  通过搭建企业级机器学习平台、生物识别平台及RPA等技术平台,近三年来累计投产总分行场景超1000个,助力增加普惠类贷款4900亿元、新增存款约600亿元、避免客户潜在损失超过2000亿元、在客户服务前台、业务运营后台等领域加大应用“机器换人”,运用数字员工等形式赋能场景应用。

  此外,工行还积极跟踪研究量子科技前沿基础技术发展动态。目前,量子技术在金融领域处于探索应用阶段,工行金融科技研究院正持续开展跟踪研究和场景创新试点。工行联合中国科技大学先后于2015年、2017年同业中率先实现基于量子通信技术的同城和异地数据加密传输,在电子档案、网上银行等领域落地试点。去年又在银行业中率先完成了量子随机数的场景试点,量子随机数被认为是安全性最高的随机数,我们利用其随机性、不可推测和不可重复的特点,运用量子随机数加密、标记、校验重要金融交易信息,以更有效地防范用户身份假冒、交易数据截获重放等攻击。

  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一直以来,工行高度重视网络安全。在治理层面,工行明确了网络安全工作责任制,总行行领导挂帅,建立了总分行金融科技、内控合规、办公室和管理信息四部门联合工作机制。

  在技术层面,我们建立起了一套全面、主动、智能的综合防御体系,部署多种类型的网络安全防护设备,可以实时监测和拦截来自互联网的攻击,形成了网络异常行为威胁感知体系,能够反向追踪溯源甚至诱捕攻击源等。

  在日常运营层面,工行构建了全集团一体化的网络安全运营体系,建设了网络安全态势感知平台。2020年,工行成立了银行业首家正式运作的安全运营中心,负责全集团网络安全日常运营管理工作。依托态势感知平台和安全运营中心,建立了一个覆盖全集团、7×24小时不间断的网络安全运营体系,实现了一体化管控。

  另外,工行还通过强化风险管理来保障资金与金融安全,以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相关监管法规为指导,针对银行业中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等三大风险领域,运用各类金融科技手段赋能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例如,在市场风险领域,工行是同业首家实现金融市场前中后台一体化系统自主研发的银行;在信用风险管控领域,运用智能化技术,在关联图谱关系、信用评分、贷后风险监控等方面实施监控;在反欺诈领域,运用新技术如人工智能技术,实时根据客户行为,发现异常并及时拦截交易,不断提升精准化程度。

  证券时报:金融科技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工行近年来在人才培养和挖掘方面有哪些举措?

  工行金融科技部总经理:科技创新本质上是人的创造性活动,谁拥有一流创新人才,谁就能在科技创新中占据优势。工行近年来在“选才、育才、用才、留才”上持续投入,建成了一支3.5万人的复合型金融科技队伍,占全行员工的8.1%。

  例如,在人员招聘方面,工行面向校园打造了“科技菁英”专项招聘计划,逐年加大力度,目前总分行本部新招聘的人员中,具有理工及IT专业背景人员的占比达到40%,并与世界人工智能大赛联合推出校招直通赛,在笔试环节增加金融科技创新类考题等等,不断提高选才的精准度等。同时,围绕“数字工行”建设需要,开展科技与数据人才专项社会招聘,聚焦人工智能、大数据、信息安全等领域为吸纳一批业界顶尖金融科技领军人才。

  在人才运用方面,工行建立了“科技培养-业务使用”的人才“蓄水池”机制,鼓励支持科技人才到业务条线%的一级(直属)分行班子中,配备了具有科技背景的领导干部。此外,在业内率先建立了科技骨干人才激励机制,将薪酬资源更加精准地投放到高价值贡献岗位;提升总行科技机构新入职员工起薪值,加快优秀新员工的晋升速度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